• <menu id="6ig0c"></menu>
    <menu id="6ig0c"><tt id="6ig0c"></tt></menu>
  • <nav id="6ig0c"><u id="6ig0c"></u></nav>
  • <menu id="6ig0c"><u id="6ig0c"></u></menu>
  • <nav id="6ig0c"></nav>
  • <menu id="6ig0c"><u id="6ig0c"></u></menu>
    <menu id="6ig0c"></menu><menu id="6ig0c"><tt id="6ig0c"></tt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6ig0c"><tt id="6ig0c"></tt></menu>
  • <nav id="6ig0c"></nav>
    <input id="6ig0c"><u id="6ig0c"></u></input>
    人民安全網首頁 |  論壇   視頻 網站導航 |  設為首頁 |  加入收藏
    首頁 > 安全 > 農林 > 正文

    東西部扶貧協作:閩寧攜手,葡萄產業鏈環環相扣

    從種植扶貧、銷售解困到深加工、樹品牌——

      從20多年前種下一棵苗,到如今延伸出一條鏈,葡萄產業在這片曾經荒涼的土地上茁壯成長,改變了西海固許許多多貧困家庭的命運。

      賀蘭山東麓,我國釀酒葡萄集中連片產區,是寧夏呈現給世人的“紫色名片”。一路傾聽依托葡萄產業逐夢小康的故事,雖然情節不一,但大家都提到了一個共同的背景——閩寧對口扶貧協作。

      立支點,保安居樂業

      車行葡萄園,一眼竟望不到邊。500畝見方的地塊,一片挨著一片,齊齊向遠方延伸而去。

      這里是陳德啟經營的葡萄園。這名祖籍福建晉江市的企業家,已在寧夏銀川閩寧鎮扎根13年。如今,戈壁灘黃土覆綠,酒莊里美酒飄香。

      葡萄園往南,便是閩寧鎮。1996年,黨中央、國務院作出開展東西部扶貧協作的重大戰略部署,閩寧合作由此起步。時任福建省委副書記的習近平同志任“福建省對口幫扶寧夏領導小組”組長,牽頭負責對口幫扶寧夏工作。1997年,一項根本性工程“移民吊莊”啟動,讓生活在“一方水土養活不了一方人”的西海固群眾搬遷到這里。閩寧協作,在戈壁灘上建成移民村鎮,陸續接納4萬多西海固移民,樹立起東西部扶貧協作的典范。

      鄉親們搬出來后,要穩得住、能致富,才能扎下根。安居之后,如何樂業?

      閩寧鎮原隆村村民楊成,走進了陳德啟的葡萄園。他來自隆德縣楊溝鄉,在山窩窩里住了半輩子。家里7畝多旱地,種的是土豆、小麥,整天為水發愁。2012年搬到閩寧鎮之后,陳德啟的公司來新村招人,搬遷前接受過電工培訓的楊成,第一個報了名。

      葡萄園里,楊成一家有了新工作,小家的發展有了新支點。楊成當電工,妻子做保潔,兒子也在公司開起了挖掘機。一個月下來,全家收入過萬元。

      閩寧協作一起步,便謀劃產業帶動的“先手棋”,葡萄產業就是重要一環。

      賀蘭山東麓,北緯38.5度,這里擁有釀酒葡萄生長所需的好條件:降雨少,日照長,晝夜溫差大,砂土富含礦物質,通透性好。

      陳德啟一到當地,就裝上一捧土,請人送去法國化驗,“果然最適合種植釀酒葡萄”。葡萄佳釀,七分靠種,三分靠釀。這個愛拼敢贏的晉江人馬上拍板,一口氣流轉10萬畝荒地,立志釀出最好的葡萄酒。如今,他釀的葡萄酒幾乎年年拿下國際大獎,美酒海內外飄香。

      截至2019年底,寧夏賀蘭山東麓釀酒葡萄種植面積已達57萬畝,葡萄產業每年為生態移民提供就業崗位約12萬個。

      當紅娘,助市場開拓

      沿賀蘭山東麓一直往南,行至吳忠市紅寺堡區中圈塘村,遇上從葡萄地里出來的徐鳳琴。47歲的她曾是村里的建檔立卡貧困戶,靠著種葡萄摘掉了貧困帽。去年,她家7畝葡萄地收入近兩萬元。

      一筆筆算賬,有欣喜,也有隱憂。趕上酒不好賣的時候,收葡萄的酒莊資金回籠慢,連帶影響種植戶。

      紅寺堡區的釀酒葡萄,種了10.6萬畝,每年可產成品酒800萬瓶。可產區畢竟年輕,品牌認可仍需時日。各大酒莊積壓的原酒,一度曾有1.5萬噸。

      寧夏有所需,福建有所應。福建來的掛職干部,當起了市場“紅娘”。

      對口幫扶紅寺堡區的是福建泉州市德化縣,來自德化的掛職干部牽線搭橋,讓紅寺堡的葡萄酒走上德化人的餐桌。

      紅寺堡區匯達酒莊業主豆孝明,就把寧夏之外的首個銷售門店放在了德化,此后又向福建其他地區輻射,“前不久剛跑了一趟福建,那里是我們最大的外地市場,去年一年就賣了500萬元。”

      在紅寺堡區掛職區委常委、副區長的德化干部賴有為,有機會就帶著家鄉客商逛酒莊、薦酒帶貨。今年5月,賴有為走進網絡直播間,推廣起紅寺堡的農特產品。一場跨越山海的“直播帶貨”,銷售金額近30萬元,賣得最多的就是葡萄酒。

      紅寺堡區羅山酒莊副總經理王玲說,酒莊的銷售團隊每年有1/3時間待在福建,門店一家家拓展,兩地之間的關系也愈發親密。“我們就盼著掛職干部多來,既能銷售‘引流’,更能啟發觀念。”

      謀長遠,促深度融合

      葡萄產業鏈,一環扣一環。下游銷售順暢,農戶才能種得安心。賀蘭山東麓葡萄酒產業“成長的煩惱”,可以說是“酒香也怕巷子深”。

      代理賀蘭山東麓葡萄酒多年,來自福建晉江的企業家朱文章卻有自己的思考。晉江市民營企業家多,消費能力強,經朱文章“做媒”薦酒,他們常被酒的品質所吸引。可僅僅代理銷售還不夠,能不能來個供需兩端深度融合?

      “共享酒莊”的模式由此而生。朱文章找到寧夏農墾集團旗下的西夏王酒業公司,一期拿出6000畝優質葡萄地,邀晉江企業家分塊認領,每年定向供酒。買家有了自己的酒莊,源頭可溯,品質可控;種植戶不用為銷售發愁,精耕細作,量穩價高。“第一批3000畝優質葡萄地,已有50多家企業認領。”朱文章信心滿滿。

      紅寺堡區也在謀劃長遠之計。依托閩寧協作資金支持,當地政府統籌盤下閑置酒廠,收購酒莊積壓的原酒,統一打品牌、闖市場。今年3月,紅豐農業開發公司注冊成立,總經理王青山說:“集中一個拳頭往外打,打出紅寺堡葡萄酒的知名度。”

      閩寧同心,礫石變金。葡萄產業里的閩寧協作,正邁入升級版。山海交融的夢想必將更加絢爛。(編輯:RMAQW)

        標簽:
    国产成年女人毛片免费观看